孟非的小面有多火?前后要等2小时 还有人卖黄牛票

2014121901

记者南京体验孟非的小面馆,前后等了2个小时才吃上; 招牌豌杂面可以打80分,一碗小面卖到28元,在当地也不算便宜

一个重庆人,不远千里跑到南京,只为了吃一碗重庆小面……这不是我有病,而是因为面馆是江苏卫视著名主持人、重庆崽儿孟非开的。关于这家半个多月前才刚开业的著名小面馆,你可能听过、看过很多了,但我们觉得外地人说了再多的好或者不好,都不如我们带着重庆人的味蕾亲自去评测一次来得真实。所以,重庆晨报记者在花了20元买黄牛票、外加两个小时等候后,终于有了如下评测报告:

昨天上午10点过,记者来到位于南京建邺区的河西万达广场。此时距离开店不足一个小时,但孟非的小面店门前已围了不少市民。面馆紧闭的玻璃大门外,摆放着一块告示牌:上午号码已发完,请下午4点领取。

其实河西万达广场并非南京的中心地段,这里距离新街口还有五站地铁要坐,周边没有成熟商业,但这丝毫不阻碍孟非的面馆人气爆棚。

孟非的小面店简洁古朴。大约三个正常门面打通后的门脸儿,仅留了一扇可供两人并排进出的玻璃大门。面对大门左侧是一个巨大的椭圆形窗户,上面摆放着根雕。据一位店内工作人员介绍,因人流太大,所以面馆从开业起就实行发号按顺序的方式售卖:上午、下午各在10点和4点发300个号,发完为止。而店内的午市和晚市分别会在11点20分和下午4点20分开始叫号,领到号的顾客凭号券依次进店用餐。从昨天现场的情况看,上午的300个号大约在15分钟内就已全部领完。“一般都是15分钟领完,下午的号更紧张,最快10分钟就没了。”上午11点过,记者花了20元从一位黄牛党手中买到了一张序号为75号的排号券后,他如是说。从黄牛党手里买排号券排队吃面,记者是生平头一次遇到。

据黄牛透露,昨天是工作日,人还并不算多,每到周末完全是人满为患,“最夸张的一次等候队伍排了五六百米长,但差不多只有三分之一的人领到了号。”而孟非在开业的过去半个多月中会选周末的时间来店里看看,“一般我们看到店门口有保安就知道孟非要来了。”

进店先干啥?

先拍上几张照再坐下来点单

上午11点20分,店内一位工作人员开始准时叫号。叫号通常按十号一组的节奏,但这并不意味着进店就可以吃上面了。

一方面,进店的顾客往往都不是马上坐下点单,而是拿着相机到处拍照,从郭德纲题写的“一碗小面老少咸宜,三杯老酒早晚方便”对联,再到定制版的泸州老窖,都是合影对象;另一方面,店内的服务员确实不多。除去收银的,能为顾客提供点单服务的只有五人左右。

受食材供应等影响,目前面馆并非菜单上印好的餐点都提供。服务员已在每张菜单上用铅笔画的五角星标注好了可以点的品种。当然,招牌重庆小面、豌杂面等面点以及红糖糍粑、油醪糟、桂花酸梅汤等甜品小吃都有。

豌杂能吃出重庆八成功力

上午11:40分左右,最先点单的一批顾客的面开始陆续上桌,店内开始香气弥漫。不过,孟非的小面菜单上所有的面品仅按份提供,每份约二两面条,无法像重庆小面馆一样,按二两、三两的分量,或多面少菜,多菜少面等个人喜好随意叫。一份不够,抱歉,只有重新另点一份。

中午12:15分,在进店等了近一个小时后,记者点的一份豌杂面终于端到了面前——豌豆和杂酱各自铺满碗里一半面条的卖相,与重庆本土豌杂面别无二致。

把面挑开后,记者才发现了一个小问题:在菜单上,豌杂面和重庆小面都被划归到了汤面类里,但事实上,从记者点的豌杂和旁边一位顾客点的小面看,都是走的默认干溜路线,并且豌杂面里是没有青菜的,加的油酥花生米是最后洒在面上的,而不是放在佐料里。

不过在味道这个细节上,孟非小面馆的这碗豌杂面可以打80分以上。换句话说,它和重庆本地的豌杂面相似度达到八成以上。只不过,孟非店里的面佐料更清爽,没那么油腻。面条口感也和重庆的相仿,只是面条煮得略显软了一点。

和重庆所有小面馆一样,店里的餐桌上配置了酱油、醋和油辣子。虽然辣度与重庆的相差无几,但受不同地域湿度、气温的影响,在能代表重庆油辣子灵魂的香味上还是打了不少折扣。招牌重庆小面28元一份,豌杂面30元一份,红烧排骨面35元一份,重庆农家香肠38元一份……孟非的小面价格在当地也不算便宜,人气颇高的小吃红糖糍粑和油醪糟分别标价18元和16元一份。

不过,这也无法阻止大家的追捧。昨天中午进店的顾客中,非南京本地人占了不小比例。用餐时坐在记者对面的一对夫妻,就是借出差的机会专程慕名来吃的。点了豌杂面的丈夫邹先生表示,虽未尝过正宗的重庆小面,不好说正宗与否,但孟非提供的这个口味挺好吃,他吃完后又再点了一碗豌杂面。

点餐不能提要求 回应称食客太多

留着很潮的发型,背着LV挎包的郝先生是孟非的小面店里的主管。他告诉记者,在开店的前期筹备阶段,孟非确实足够上心。“除了装修风格,敲定品牌logo等,店内的餐具选择,像筷子选用刻有面馆logo的等都是孟非决定的。”不过,在店真正开业后,粉丝和顾客想在店内偶遇孟非的机会并不多。“其实他更放心放手让我们团队自己去做。”郝先生称,目前负责面馆营运的团队约有40人,“孟非跟我们交流店的运作时,更多是从大的框架,平台构建等宏观方面着眼。像跟顾客怎么沟通,如何排号这些都是我们自己做主。”

因为不能按二两、三两的分量点餐,顾客也不能提出多菜少面、不要花椒等要求,所以当一位点了豌杂面的女士提出想要少点辣椒时,郝先生对她说了声抱歉。郝先生解释,不够人性化是因为客流量确实太大。“这些细节要求我们都只有口头和师傅说,但按现在动辄六七百份的量,又要追求上面的速度,打佐料和挑面的师傅真的很难记得住。所以我们现在在分量上只能按固定份提供,不多但也不会太少。”郝先生称,如果客流减少,会开始考虑顾客提到的这些细节。

“每天大约卖700份左右。”郝先生表示,目前店中的明星产品是重庆小面、豌杂面、重庆农家香肠以及红糖糍粑、油醪糟两种小吃。而开业当天就被质疑过太贵的米饭套餐,目前店里没有销售。至于开分店的问题,郝先生证实,已有这个打算,而且只做直营,不做加盟。

赞 (0)
分享到: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