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日里的一碗重庆小面

昨晚下班,妈妈难得地从老家过来等我下班逛街。夜幕降临,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。
“老妈,我带你去吃火锅?麻辣香锅?还是去吃私房菜!”我兴奋地问道。记忆中,母女俩似乎很久没有这样一起吃晚饭一起晚上逛街了。

“简单一点就好了,不用吃这么麻烦的。”妈妈围着大围巾,嘴里呵着热气。

终于拗不过老妈,在小巷子里找了一家面馆。一家地道的重庆小面,几套旧桌椅,一口热气腾腾的大锅,烧着液化气或者蜂窝煤的炉灶,就开张迎客了。不一会儿,热气腾腾的小面就出炉了。虽是一碗素面,但配料样样俱全,面条本身非常普通,但红油、香葱、小白菜组合起来卖相十分惊艳,翻搅几下之后,所有配料都变得深不见底,让你不知道下一筷子会捞出的是什么口感独特的配料。

我吃面的时候,很是豪爽,不会一根根挑着吃,呼噜呼噜狼吞虎咽的吃相,最后连红彤彤的面汤也要喝干净,吃得酣畅淋漓才算完。妈妈则很小心,一根一根品尝味道。

我洋洋得意地说道:“老妈,好吃吧!这条巷子我跟朋友可都吃遍了!每次他们都要被辣哭”。

老妈微微点点头,“还不错,我还是第一次吃重庆小面。”

“百里不同风,千里不同俗。不同的地方,就有不同的城市印象,而美食,正是山城重庆留给我的最美的标签。重庆人,会吃、善吃。在每一条陈旧巷口,或是嘈杂的马路边,哪怕是来一串烫嘴的麻辣串,吃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。”我拿着纸巾擦嘴巴,滔滔不绝的给妈妈讲述着,我和好友重庆之旅的感想。

“火锅是重庆的名片,而小面虽不登大雅之堂,却是重庆人难以割舍的心头好。早年间,重庆挑着扁担的小贩们走街串巷,扁担的一头是面条,另一头是各种佐料,吃面的大多是码头工人们。最初的小面很简单,就是麻辣素面。后来,爱吃的中国人又对小面做了更多的改良和扩展,广义的重庆小面现在也会有各种浇头,比如牛肉、肥肠、杂酱、豌豆等等。”

“重庆人对小面的热爱不亚于火锅,甚至有些上瘾,对于重庆人来说,小面不仅是习惯、口味,更代表了重庆的平民气质。重庆不少地道的小面馆都是藏匿于小巷中的“苍蝇馆子”甚至是路边摊,一个高塑料凳,一个矮凳,便可以撑起一张饭桌。掌勺的大厨往往有一手绝活儿,引得吃客们穿街过巷而来。早起匆匆赶着去上班、上学的人,路过小面摊,来一碗混着油辣子海椒味的小面,吃得心满意足,于是打开了一天的好心情。夜晚,男女老少聚在一起,不管是衣着鲜亮的美女,还是西装革履的帅哥,都埋头在面碗间,然后一屁股坐在油腻腻的凳子上,对着小面大快朵颐、风卷残云。”

妈妈一边小心地吃着面,一边安静地听我述说着,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与羡慕。

“不过,我觉得这家面馆的小面做的不是很地道!”我嘟哝着。

“最正宗的重庆小面用的都是碱水面,碱水面又分“水面”和“干面”:前者是含有大量水分的面条,重庆人又称之为“水叶子”,而后者是经过晾晒脱水的面条。这家馆子为了方便,用的都是无碱面,味道一下就差了一大截子,也找不到正宗小面的口感了。煮面也有讲究,煮面的锅要深,水要多,火要大,面可以一直悬浮在水中确保受热均匀。煮面的同时一手要用筷子不停搅动,另一只手不时加一些凉水防止面扑出来。好的小面口感一定要劲道。”

“而且,重庆小面的精髓在于调料:油辣子、食盐、味精、花椒、酱油、醋、香油、蒜汁,再放入葱花和肉末,舀一勺滚沸的油,“呲啦啦”泼在面碗中,椒香四起,麻辣鲜香。这一家小面里的油辣子味还不是很浓厚啊!”

妈妈听得津津有味,却又开始叮嘱到,“你这孩子,平日里嗓子就不好。让你在外面少吃点辣的东西,真是不听妈妈的话啊。”

我抬头刚想辩解,妈妈正埋在碗间喝面汤,看着她头顶的白发,才发现妈妈也开始变老了,话咽了回去,“我知道了,以后不吃辣的了!”

“妈还给你带了自家做的挂面,等会带宿舍回去,以后下班自己煮着吃,你记得加点猪油、再放一点青菜生菜,保证也一样好吃!外面吃多了毕竟不好。”这下轮到妈妈开始唠叨了。

听着妈妈的话,小时候父母总是想着法子带我出去玩,吃美食,而自己长大了以后却只顾着跟朋友们约饭、旅游,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父母很多,竟然不争气的泛起了泪花。

“哎呀,太辣的,辣的我眼泪都出来了!妈妈,下次我请个年休带你和老爸去成都重庆的小巷走走!那里的小面才地道,够劲道。”

最简单的饮食里面却有着人生百味,重庆小面就是如此。父母简单的话语亦是如此,以前总是嫌弃他们唠叨,现在却能明白其中的心意了。

赞 (1)
分享到: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