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碗小面:笑过之后感受匠人精神

2017031601

《小面》排练现场

2017031602

总导演胡晓庆

2017031603

宗楠

2017031604

闷墩

    如今关于重庆火锅的艺术作品越来越多,而重庆小面似乎依然还停留在我们的餐桌上、纪录片里。商报记者近日了解到,由重庆市歌舞团打造的舞台剧《小面》,正在紧锣密鼓地排练着。这是第一次将重庆小面搬上艺术舞台,也获得了2016国家艺术基金项目资助。前晚,商报记者独家探访了该剧的排练现场,虽然小面已经是我们重庆人的生活标配之一,但要演起来却是压力十足。这部剧的总导演胡晓庆告诉记者,为演好这部剧,特别组织了演员们去小面店体验生活,打作料、煮面、端碗……事无巨细一一感受。这部剧将在4月底在洪崖洞驻场演出,他们希望这部戏能成为一个旅游产品,吸引外地游客。

为观察

吃了许多家小面店

总导演胡晓庆是上海人,曾执导过音乐剧《妈妈咪呀》中文版、《我,堂吉诃德》、《一个人的莎士比亚》等诸多作品,此次受市歌舞团邀请前来执导《小面》,编剧也由她担当。尽管在业界已经很知名,但胡晓庆依然深感压力太大:“重庆人吃小面就像上海人吃葱油拌面一样,你不吃你会想。小面听起来太朴素了,但越朴素的东西每次却能吃出不一样的味道来。虽然是一部商业作品,但又希望能传递出匠人精神,而且又是在重庆演……种种原因,压力特别大。”胡晓庆为了观察生活,吃了许多家小面店,“像二娃小面、花市碗杂面等,都有不同的感觉。” 剧本创作一次次推翻,一次次重来。去年2月左右,胡晓庆拿出了第一稿,但随着排练,原定的设想必须修改,多次修改后才有了现在的剧情:重庆小面金字招牌“小面之家”经常抓到偷师学艺的人,可这次被抓的这位却凭借惊人的才华被老板收为关门弟子。自此小师弟“棒棒”跟着大师兄“男徒”、二师姐“女徒”和宠物精灵“大公鸡”开始修行小面之道。

选演员    最初来应征的很少

因为《小面》是一部跨界作品,其中有武术、有街舞、有打击乐、有杂技、有飞盘子、有扔球,还要唱歌、还要舞蹈,再加上魔术、多媒体,诸多元素对演员的要求特别高,主创希望每个人都能身兼多职。这对胡晓庆是一个挑战,对演员来说更是一个大挑战。“虽然歌舞团的演员以歌、舞为主,但在这部戏里,并不是用他们往常的呈现方式。”胡晓庆坦言,“我们选演员选了很久,一开始是全国招募但应征的人很少,感觉演员都有点害怕,我们甚至也想到能不能用国外的演员,但又觉得没有必要,既然这是重庆的故事,所以要用到重庆的人。” 因此,这部戏才有了现在的配置,重庆观众熟悉的闷墩、欢乐喜剧人常远团队的杜鑫艳,还有包括宗楠等多位歌舞团演员。

找感受    演员去店里当学徒

在这部戏里,要求演员们更多的是用表演、肢体语言等来表现故事,几乎没有台词。排练的第一个月的困难很难想象,用胡晓庆的话来说,就是“他们根本不知道我想要什么。”

最初的两个礼拜,胡晓庆给演员们安排做形体、纠正表演风格等训练,“舞蹈演员们习惯了一个表情,但现在音乐剧要做的是撕下这个表情。他们没有受过表演训练,他们理解的表演是春晚的小品,是欢乐喜剧人的表演方式。但是这里,要求你的情感是真实流露。不过演员们都很热诚,很努力。”

因为大家对许多杂技动作、武打动作是零起点,于是飞盘子是每天的日常训练,至今盘子摔碎了不少,有人手受伤,有人脸破相。“第二个月大家表现明显好很多。”胡晓庆很客观地告诉记者。

为了抓住情感,导演还让演员们去小面店里体会生活,“我们一起去学习如何切作料、打作料,如何煮面、挑面、端碗……大家只有体会到这种感情,才能给观众带去欢笑,笑过之后感受到重庆小面里的精神。”

演员采访

宗楠:

跟老板去菜园坝选海椒

宗楠在重庆的舞蹈界颇有名气,在歌舞团的舞剧《杜甫》里,她曾担纲角色“妃”。这次在《小面》里,她饰演女学徒,对她来说挑战非常大。“导演要求我们说话不能起范,就是自然地流露。我需要转变。”她告诉记者,为了体验生活,除了去小面店学习外,还跟着师傅去了菜园坝选料,选海椒,选花椒,“这让我发现,一碗当早饭的小面,蕴含了重庆人对生活品质的要求,也感受到小面里的情怀。”

因为在这部戏里,宗楠还有一些武打的动作,为此她跟着武术指导学了长拳、咏春,“这也是我们重庆妹子的狭义心肠。”

闷墩:

我跳舞就像一坨肉在滚

重庆人熟悉的闷墩,嘴皮子特别溜,能说会搞笑,不过他见着记者说的第一句话是“我从来没有这么排过戏。”在这个组里,导演只给一个题目就让他演,没有台词,只能用肢体语言,用表情。 更苦的是,还要练跳舞,闷墩说:“我本来是个曲艺演员,又是影视演员,当主持,练的都是嘴活,在这里来了是跳舞,我这个身材怎么跳舞,就像一坨肉在滚。还要耍技巧,扔三个球,早上练习,拉韧带,以前没有经历过的,学的没有白学。”他还向记者透露,在这部剧里,还有不少与观众互动的地方。

赞 (0)
分享到: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