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导演余积廉隐居生活 重庆小镇卖9年小面

2014121504

故事导读

他曾是香港知名导演,如今却隐居北碚一偏远小镇卖小面。余积廉的转型,就像他电影里的人物一样传奇。

在演艺圈摸爬滚打三十多年后,他只有一个感觉——累。累过之后,他开始思考什么是幸福,开始懵懵懂懂地寻找幸福。最后发现,幸福,其实就是平凡、简单和自然。

虽然已是老人,但在这个偏远山区小镇上,他的衣着绝对前卫——一件白衬衣外罩一件摄影背心,还打着领带,显得精神矍铄。碰见熟人,就像江湖中人般双手抱拳打招呼。

他看上去不像卖小面的,但12日下午,记者的确看到他将桌上客人吃罢的碗筷收拢洗净,之后拿起电话,用带着明显粤语腔的普通话说:“喂,明天请送凉面20斤,热面5斤。OK!”。稍稍闲了,他从柜台里拿出一杯咖啡,喝了两口,又拿出一天的营业款,小声数起来:“One(一)、two(二)、there(三)……老婆,今天卖了83元呢!”卖小面的会一口英语?

他叫余积廉,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他的身份是香港唯益电影公司总经理、独立制片人、知名动作片导演。其代表作有:由胡慧中主演的《决战天门》、《少林达摩》等。轰动一时的台湾影片《欢颜》,也是由他担任的总摄影师。

他的身份证归属香港,上面写着:余积廉,生于1940年;他的港澳同胞回乡证上写着:职业——导演。

1998年起,余积廉这个名字突然在香港演艺圈销声匿迹。“躲到这里卖小面来了。在复杂的演艺圈呆久了,累!平凡才是幸福。”他说。

小镇上的神秘老人

这里是北碚区天府镇五井村5组,场镇距北碚城约10公里,四周是山,也是北碚重要的产煤地。放眼望去,到处黑黑的。不断有煤车经过,尘埃将街道弄得失去了本色,房屋因此蒙上一层黑灰。

与余积廉一起经营面馆的妻子蒋雪梅,就是地道的天府镇人。

这家没店名的小面馆在天府中学校门前,顾客主要是学生。面不贵,二两小面2元,分量足。如不够,可以添加,不再收钱。

余家就安在面馆旁一幢破旧楼房里,一室一厅,很简陋。厨房堆满雀巢咖啡的玻璃瓶。小小的客厅,挤着一台21英寸的彩电,一架木沙发。另有一张办公桌,上面摆着剧本书稿和一本《于丹庄子心得》。夹着书签的那页,用铅笔勾出这样一句话:“每一个生命的个体虽然表面各异,但本质却是相同的……无论是荣誉还是困苦,一切都会成为过去……”

墙上挂满画,有的装裱精美,上面盖着“我是山人”的印章。“我是山人”是余积廉的别名。到天府镇后,他就为自己取了这个名字: “我喜欢这里的山,雄壮中不乏秀丽,再浮躁的人到了这里,也会心如止水。在灯红酒绿、充斥着权利与金钱的大城市,永远无法找到这种宁静。”

在余积廉心中,这座嘉陵江边的小镇,仿佛与急速进步的时代隔绝了,他好像也成为了一个真正的“山里人”:“也许,这便是武侠小说中高人隐修的地方吧。”

天府镇街上,没人知道这个老人的过去。“他是香港人,退休了,好像姓余,挺神秘的!”这是街上的人对余积廉最透彻的认识。

小镇人对余积廉还有一个认识——“武林高手”。一次,两只发狂的狼狗在街边向他发起攻击,余积廉扎好马步,一掌劈去,一只狗应声倒地。另一只冲上来,一人一狗对决后,两只狗不敢再上前。余积廉不顾观者诧异的眼神,扬长而去。从此,这个老人身上的神秘色彩更浓了,再加之他有正义感,好打抱不平,有人就给他取了个外号——独行侠!

“我一般很少和周围的人说话,但会热情地打招呼,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那所谓璀璨的过去。有时有人问及,我就装作听不懂他们的话。”余积廉的确听不太懂当地话,别人更听不懂他那些脱口而出的英语。

唯有家里书架上那些影像资料和剧本,方能见到这个老人当年的影子。那里存有两张《决战天门》和《少林达摩》的宣传海报,上面写着“导演:余积廉”;还有一些老照片,其中有拍片花絮,也有他和香港一些知名演员的合影。

电影生涯大起大落

“刚来时,我一看到街上的人,就自然而然地将他们分成两类——正派和反派。现在想来,自己也觉得好笑。”余积廉以前的作品以动作片为主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正是香港电影特别是动作片红极一时的时候,余积廉就是此时在香港演艺圈日渐成名的。

余积廉1940年出生于广东,15岁到香港,17岁开始接触电影。从练习生到摄影机机工,到第二摄助,到第一摄助,再到摄影师,最后到导演,他在香港电影圈摸爬滚打了三十多年,于1987年成立唯益影业公司,担任独立制片人。他曾在电影《欢颜》、电视连续剧《天蚕变》等红极一时的影视作品中担任摄影师,并导演了《决战天门》、《云雨生死恋》、《少林达摩》、《摩登大食懒》等电影,常和胡慧中、任达华、古天乐等知名艺人合作。

余积廉坐在办公桌前,边品咖啡边平静地回忆往事:“那时,我总以为我很成功,一顿饭可以吃掉几万港币,可以在明星面前指手画脚。1990年后,我对成功和幸福的定义有了改变。”

那年,余积廉到嵩山拍《少林达摩》。那些独特的山、那种雄壮的美立刻将他吸引:“我当时闪过一个想法,要能一辈子住在这里该多好!”

回港后,余积廉突然开始厌恶灯红酒绿的都市:“压力很大,交片时间延误,会付出巨额赔偿。更严重的是,会有信誉破产的可能,再融资就难了。有时,为了生意,一晚上要辗转四五家夜总会,生意就是在觥筹交错中谈成的,累!身体上的累是次要的,关键是心累。后来,累演变成厌恶,只想逃避。”

上世纪90年代中期,香港电影业遭到重创。因盗版猖獗,数百家电影公司因此倒闭。1995年,一部《盲侠之再踏江湖》让余积廉亏损近100万港币,他自此元气大伤。1997年,在《省港双雄》上映后不久,余积廉突然从香港电影圈消失了。

1 2
赞 (0)
分享到: 更多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