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去大家聊的是哪家小面好吃 现在爱探讨小面文化

20141224

在重庆,很多人的一天,是从一碗小面开始的,而对于面痴“123台灯”来说,他的一天,就是一碗小面。

这一年,《嘿!小面》、《舌尖上的中国2》改变了“123台灯”的生活,天南海北的面友慕名而来,就为跟着他吃碗正宗的小面。他一年接待上千人,吃出了故事,吃出了生活,也吃出了烦恼。

小面·名声

“过去,大家聊的是哪家面馆的哪种面好,现在,大家聊起了小面文化”

一碗麻辣劲道的小面,即使藏得再深,爱吃面的重庆人也有本事把它找出来,再传出去,“123台灯”和他周围聚集的一群重庆小面的铁杆粉丝,就有这样的喜好。过去,找面馆的是一群重庆人,现在,不少外地人也加入其中。

去年,《嘿!小面》的热播,让有面痴之称的“123台灯”红了。他领着CCTV的摄制组,满重庆找面馆、尝小面。“123台灯”在面友圈里名头很响,以至于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:李杰平,46岁,开过火锅店、做过百货生意,他说,人生就一件事从没变过:爱吃面。过去,揣一张公交卡,一个人走街串巷,去找小面馆,这是他的一个爱好;现在,找他一起吃面的人多了,他干脆买辆国产越野,免费拉着各路面友去吃面,这,成了他的生活。

昨天,老李的车上,又坐了满满一车人。一车人去了南坪南湖社区一个位置很偏的面馆,一人喊了二两面,先吃作料、再和面,从河南周口来的老周,把汤喝得一滴不剩。

《嘿,小面》热播后,老李感受到一些变化:

慕名而来找他的人多了,过去是重庆面友,聊的无非是哪家面馆的哪种面好吃。这一年,来了好多的外地人,重庆本土面友们,也开始聊起小面文化;他当群主的4个QQ群,最火的一个叫“重庆小面123台灯”,里面聚集了1754个“面粉”,除了重庆人,还有北京、上海、西安、哈尔滨等地的面友。

小面·圈子

“有一次,老李去练车,手机忘带出门,回家一看,家里坐了13个外地面友。”

“第一拨来重庆找我的,是几个河北人,他们在江北机场给我打电话,说要找我一起去吃面,吓了我一跳。”老李说,那是2013年底,《嘿!小面》播出不到一周,冲着屏幕上那碗糊辣壳小面,3个中年人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途中,通过网络搜索,他们找到了老李的电话。

3人干脆在老李家附近的宾馆住下,每天就跟着老李坐公交车四处吃面。4天吃下来,临走时,其中一人决定留下来学手艺。

接下来的那个春节,老李忙惨了,大年初八过后,一拨接一拨的外地人来到重庆,有的过几天嘴瘾就走,更多的人是来拜师,想把小面馆开到外地。

老李的接待量猛增,也是从2014年春节开始,他领着人满城跑,最忙的时候,他往公交卡里充100元,三四天就没了。老李说,来者都是客,别个打起飞的来吃面,你尽尽地主之谊是应该的,“面友到重庆,我一般先领去吃面,临走时一顿火锅免不了。”

今年5月,不会开车的老李,决定买辆车,方便自己找面馆,另一个目的,是为了方便接待外地面友,“我不会开车,但没关系,出去找面吃,哪个有驾照哪个开。”

吃面吃成“圈子”,老李也逐渐成了圈中领头人。有一次,他去考驾照练车,手机忘带出门,回家一看,家里坐了13个人在等他。是三拨从新疆、安徽、山东赶到重庆的面友。这一年多,老李粗算了一下,他共接待了1100人左右的外地面友,里面包括已在外地工作生活的重庆人。

小面·情谊

“知道我去了河北,一个天津面友开车赶了过来,就为了见我一面,聊聊对重庆小面的看法。”

有时,老李也会抽空出去走走,目的还是吃面,用他的话说:“走一路吃一路,生活已经和小面交织到了一起。”每当这时,面友多的好处就来了。

“我到外地吃面,目的有两个,去看看许久不见的面友,尝尝他们那的面食,第二,看看重庆小面开到外地后的现状。”今年8月,老李受河北面友的邀约,出去耍了半个月,这一趟,没白跑,他去了河北保定、邯郸,北京、石家庄等地。

那位当初打飞的来重庆吃小面,后来留下来拜师学艺的河北面友,如今在保定开起了三家重庆面馆,最大的一间面积近100平米,生意好得不得了。“走出去才更感觉到,《嘿!小面》等纪录片,确实让重庆小面火到了全国。”老李说。

这趟远行,也让老李体验了一把当名人的感觉。一位天津面友,曾专门打飞的到重庆吃面,“知道我去了河北,这个面友二话不说开车赶了过来,就为了见我一面,聊聊对重庆小面的看法。”

后来,老李又去了北京、石家庄,几个城市跑下来,他的感受是:“重庆小面只要位置好,手艺学得正宗,在外地,基本上是开一家活一家。”这趟探路,让老李和面友们觉得,重庆小面完全可以复制重庆火锅的奇迹。

当然,若走得太快,也不现实。这一年,老李身边开垮的小面馆也不少。“大多数都是看着重庆小面火了,瞄准了商机,但没搞清楚门道就盲目入行的,等投了钱,入了门才发现,这一行远不止想象的那样简单。”

小面·烦恼

“我爱重庆小面,爱得纯粹,开了面馆,难免被利益化,我只想当一个纯粹的重庆面痴。”

因为重庆小面,老李交到不少朋友,但成名之后,一些烦恼也随之而来。

老李的4个QQ群,共聚集了近3000名各地面友、两三百家重庆面馆的老板,每天,“台灯,我在南坪,附近有哪家好吃的面馆哟?”这样的问话不断,大多时候,老李会当个活的小面地图,做指引,来几句热辣点评,但时间久了,老李觉得,对某家面馆的好或不好,不能随意点评,“老说哪家面馆好吃,容易被误会。”

“被误会”老李经历得不少,“今年,有重庆小面馆涨价,天涯上,曾一度出现过骂我的帖子,说是我干的,这哪跟哪啊,看得我哭笑不得。”再后来,到重庆学做小面的外地人越来越多,网站上再度出现“123台灯私下收钱”的帖子,还有人冒他的名出去收徒弟,老李说,他冒了几天火,后来发个声明了事。

成了名,说话有了分量,慕名而来找老李帮忙上“重庆小面10强”榜单的老板也不少,“有的老板很直接,‘台灯,给你多少钱能上小面10强’?我的回答也很直接,‘对不起,这忙我帮不上。’”

老李说,他是极力反对给重庆小面排名的,“重庆小面,百人有百味,没办法搞排名。”

今年9月,在家人的支持下,老李从他工作的物流单位辞职了,他继续吃小面交面友,只是有个计划变了。在《小面》MV里,老李曾以郭老大的身份出场,片尾有这么一段:“我的小面之旅还将继续进行下去。或许,还会开一家小面馆……”如今,老李放弃了开面馆的打算,“我爱重庆小面,爱得纯粹,开了面馆,说话、做事,难免被利益化,我只想当一个纯粹的重庆面痴。”

赞 (0)
分享到: 更多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